民族 誌。 2020年中央研究院院區開放參觀活動

漫談民族誌方法、書寫與倫理 / 林志興博士(國立臺灣大學人類學博士)

臺北市:巨流。 民族誌(古い英語の辞書では民俗誌と表現された)は、や(あ るいは)研究にとって、重要な基礎資料となる。 八哥、豆腐、蔥與各種零食調料的貴卿,在對小鎮造成重創的九二一地震那時候沒有倒。 推薦序 比紮根理論還更紮根的建制民族誌 王宏仁 推薦序 建制民族誌,透過研究拆解建制 游美惠 推薦序 藉由建制民族誌反思教育工作者的斷裂經驗 高雅寧 序言 桃樂絲・史密斯(Dorothy E. 而在70年代,受到後現代的衝擊,民族誌強調以超現實主義撰寫並以「對話」式或多重聲音的敘述方式取代人類學家的獨白,強調與報導對象之間的對話(陳伯璋,民79,頁84)。 這份研究的立足點是家暴體系民間組織的基層社工,這代表著我雖是專家學者,但我不從既有文獻中尋找問題,而是由社工的實務經驗中尋找值得探究的議題。

>

民族誌研究

生命史 某些村民比起其他人,對研究者更感興趣,而且更有助益、風趣與愉快。 --王宏仁(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 教授) 認識建制民族誌的理論內涵和方法論之主張, … 能讓自己加強分析社會現象的能力,提升探究的視野,看見社會建制權力的幽微運作,產生洞見。 之所以要投注時間與精力進行這樣奢侈的寫作,是因為它是一種獨特的研究方法。 他們在便利商店用討來的錢買東西、交換訊息。 *民族誌研究方法 據柯塔克 Kottak 2008 的歸納,民族誌研究方法有下列幾類[2科塔克著,《文化人類學:文化多樣性的探索》 第三章、文化人類學的倫理與研究方法 ,徐雨村譯。 :一則有小說感的新聞意味著,這個「短短的敘事既有延展的可能性,也可能是某種更巨大思維的象徵」。 民族誌化的研究方式或對待主體的方式起源必須為深入的「被注視性」。

>

台灣民族誌數位影音典藏計畫簡介

*書寫方式 民族誌內容主要為相關人的訪問內容、檔案記錄的檢視、與衡量與訪問內容的可信度,從此內容,可找出特定團體與組織之間的關聯,並為關心大眾以及專業的同行撰寫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。 專長:性別社會學,社會福利政策與立法。 民族誌雖為人類學一旁支,但並非光只是的附庸。 在專櫃小姐上前來招呼的時候,女孩們以一種既不退卻也不特別感興趣,略帶冷淡但禮貌的方式應對。 Tsing 在此書,提醒了我們「人性的本質(human nature),乃是取決物種與物種之間的交涉關係」。 而民族誌學家則記錄人們的日常生活。 這種種都與小鎮上事物的運行很不同。

>

為什麼在都市裡寫民族誌?

這樣的書寫需要一種耐心與耐力。 因為我只有這本書各章的英文摘要,所以我無法一窺本書各章的研究與思考之全貌。 我很喜歡的一本書是幾年前所出版,以台北的便利商店作觀察與呈現的《7-Eleven便利城市》。 陳正芬 Cheng-Fen Chen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系教授,研究主題聚焦於「老人、家庭與國家」關係。 透過靜態、動態一系列的設計與導向,使學士班學生能以更為多樣與專業的視野,從理論到實際來了解國際社會及國內社會的多民族文化性質與特色。

>

台灣民族誌數位影音典藏計畫簡介

近來,民族誌擴展為學派或民族誌的次典型,包含不同的理論取向,並在發展上受結構功能論、符號互動論、文化和認知人類學、女性主義和批判理論等影響。 這看似標準作業的流程,其實也會因為面對不同的社群對象丶環境而有不同的變化和經驗。 這些在生命階序裡「低端」的生命形式,也提醒了我們,動物與昆蟲的物種比喻,常牽涉到我們對於殺戮的概念:例如反猶太主義裏,將猶太人,類比成是蝨子,因而可以被正當地摧毀,物種範疇在語言與意識層面上的蔓延,反映的是更深層的,物種階序與暴力之間的關係。 民族誌研究重視結構的動態過程之整體分析,而非游離的個別事實,是一種研究者與被研究者間的互動性研究,研究者需要實地參與、觀察、紀錄、描述,這有助於瞭解社會過程的內容及形式,也與化約式的實證主義研究切入點不同。 Wang/主編 政大社工所教授,博士論文以建制民族誌探究居家服務的家庭意識形態,推動建制民族誌做為社會倡議的學術研究取徑,致力社工專業的基進化。 完成博士論文後,我沒有馬上找到工作。 民族誌從來不只是一種描述。

>

台灣民族誌數位影音典藏計畫簡介

廖珮如 Pei-Ru Liao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通識中心副教授,以建制民族誌作為研究取徑,探討當代台灣的性別平等機制及性別暴力防治機制。 曾經蔥蒜不分的我,曾經不時搬家的我,開始可以多一點從容,在生活運轉著的軌道中勻出時間在購物之前準備好容器。 民族誌不是他者生活方式文獻化而是具有主觀起源的一種呈述。 有時真讓即使寄居過幾個都市,自認為適應良好的我也感到種種不便。 透過一則則動人、精彩的建制民族誌, 我們更容易看見真實生活裡的權力關係如何建立、角色支配關係如何扭曲, 重新檢視工作現場裡的文本立場、現行制度下的角色為難。 在這些蟲魚花鳥市場裏,種種附著在物件與動物植物上的懷舊收藏情緒,更揭示了美感生活怎麼在本質上,就是建立在人們與環境,與物質之間的情緒流動。

>